陌上花開

腦殘粉兼蠢蛋,很想離開

© 陌上花開
Powered by LOFTER

蝴蝶

草鳳蝶

優雅輕盈絕美

黃黑軍團加油





架空

AU

OOC


發生在北平的真人實事

對結局無力






正文




【1】

河邊是一片矢車菊,金黃艷陽下藍色的花海,我想起那個金髮藍眼的少年。

那時我在慕尼黑的第七分局刑事組,他時常去找我,或是打電話給我。

他找我,並沒有事情,打電話,也並沒有事情。他說,只是想看看我,或聽聽我的聲音。

刑事組很忙,常常日夜顛倒,但無論我怎麼忙,我也盡量耽擱半小時,陪他坐一會,看著他,聽他那簡短而沒有目的的話。

【2】

我們是在一次酒吧臨檢時遇到的,當時他喝得爛醉,身上沒有證件,

我只好把他帶進局裡,顧了他整整一夜。

隔天他清醒了,拍拍屁股就走,出門時丟了一句話。

“我叫Marco Reus。”

第二次碰面是一個寒冷的清晨,我為抓一個毒販整夜守著,疲憊不堪地回局裡,就看到他攤在長椅上,睡的人事不知。

值班台同事說他等我等了一夜。

【3】

Marco說,他今年十六歲了。

他臉頰瘦長,精緻的眉眼,金色的頭髮服貼在耳後,纖薄的嘴唇,還有掛在唇邊那一抹淺淺的笑。

他很少抬起眼睛看人,而總是低垂著眼瞼,讓人看見他如鴉羽般有力的睫毛。

【4】

我們的對話,多半是這樣的。

“你來了 ?”

“剛來。”

“你好吧 ?”

“還好。”

“今天怎麼樣 ? ”

“不怎麼樣 !”

“有什麼事嗎 ?”

“沒有。”

我找不出話來問他了。

於是,我們對坐著,我打量著他,他低垂著眼瞼,總是在思索什麼。偶爾才瞥我一眼,那湛藍的眼瞳實在太美,難怪他總是把它隱藏在深濃的睫毛之後。

【5】

Marco時常來,我和整個警察局同事也習慣他的來訪。

但是我們之間的對白常常陷於無話可說的尷尬。

總是這樣,他好像是有意封鎖我的問話似的。

我看著他白皙的臉龐,兩道濃長的眉毛,以及眉毛下深邃的向上的弧,寬直挺拔鼻樑下薄薄的唇,微微地朝一旁抿著,總像是抑制著他內心裡隨時都要迸發的那輕蔑的笑。

起初,我真以為他對我並不友好,就因為他嘴角那一抹抹不去的輕蔑,大概因為我是大他12歲的大叔。

但是他是那樣喜歡見我,不管風天雨夜,老遠跑來找我,使我相信,他對我有一份我所不太了解的真誠。

【6】

Marco很聰明,只是不愛說話。有一天,他拿一篇文章給我看,說是他寫的。寫一隻流浪的蝴蝶,最後給人捉去,夾在書本裡的一個故事,很像一首詩。

他應該是上中學的年紀,但是他沒有上學,他說他身體不好,可我完全看不出他有什麼病。

我托情報科的Philipp幫我查他的家庭,一個未成年的少年天天往我這跑,我是警察,可不能給人說閒話。

“你怎麼惹上富二代了呢 ?”

Philipp給我的資料讓我驚訝。

Marco的家族是慕尼黑有名的醫生世家,爺爺是心臟外科權威,外公是醫院院長,父親是婦產科主任,母親也是出名的整形外科醫生。

大哥Mats剛剛當上醫院實習醫生,是他們班上最出色的一位。

最讓我吃驚的是他沒有跟父母住在一起,而是獨居。

他的父母只提供無虞的吃住,卻絲毫不關心他的生活起居。

【7】

這天晚上,外面在下雨。

我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Marco臉向外,站在走廊上。

“Marco,你來了 !”

“剛來。”他說著,移動他的腳步,走進辦公室。

習慣他的沉默,我也不打算問他什麼。

坐回我的位子,我打著今天的報告。

雨在外面嘩啦啦落著,冬天的雨,鬧的吵雜。

忽然,他叫了我一聲。

“Miro。”

“嗯 ?”我停止打字,轉頭應他。

他並沒有看我,眼皮垂著,低低的說。

“你會不會有一天不幹警察了 ?”

“當然會的。”

“為什麼 ?”

“我總不能一輩子都在工作啊,我會老,跑不動了就退休……”

“那你會去做什麼 ?”

“哦 !也許……”我想了想。“也許種種花,做些手工什麼! ”

“那你覺得生命有意義嗎? ”

“也許比現在差一點,不過人總要活下去的,不管有沒有意義,你說是嗎?”

“我恐怕不是的。”

“你怎麼會這樣想呢?”

“一個人的生命如果沒有意義,他會去自殺的。”

我如果不知道他的家庭狀況,此刻想必是迷惑的

他沒有看我,自顧自說道:

“我們家有好幾個人都自殺。”他停了停,我注意的看著他,他的臉色很蒼白。

“好可怕。”

“不是吧 ? 你說的不是真的吧 ?”

“是真的 ! 我外公,我哥哥……”

“他們都死了嗎 ?”

“有的死了!我叔叔沒有,他被救了!”

“他們為什麼要自殺?”

“我不知道,沒有人告訴我,我想也許,他們是覺得生命缺少意義。”

“即使缺少意義,也不必去自殺的。”我說,內心在翻江倒海。

【8】

Marco抬眼看著我,露出他的眼眸,那眸子,湛藍有如盛夏海濤,但只那麼一瞬,他又低垂下他濃密的睫毛。

“每個人看事情的方法是不一樣的。”

我被堵的無言可對。

他沉默著坐了一會,忽然說:

“你能不能陪我出去走走 ?”

“好吧 !但是不能太晚,你該回家了”

“你不喜歡和我在一起 ?”

“不是。我怕你家裡不放心。”

我小心翼翼地掩去知曉一切的心情。

“也許有一天,他們會不放心,但不是現在。”

他歪向一旁的微笑看來千般冷淡與譏誚。

我們冒著雨,穿過夜晚寂靜的街道,他的黃黑T 恤在雨簾裡,在燈影裡,我想到他筆下那隻流浪的蝴蝶。

【9】我不曉得現在Marco跟我之間是怎樣的關係,恍如是走在懸崖邊或是鋼索上,一個不小心便會粉身碎骨那種。我不敢對他付出太多的友情,不是我吝嗇,而是我不想也不願傷害他。

所以我開始躲著他,當我接到他電話時,我編造一堆理由,說我不在辦公室,請他發我短信。

[我知道你騙我,但你是善意,所以我不怪你。]

這是他發給我的短信,我心裡像是被劃了一刀。

【10】

Marco人間蒸發了一個禮拜。

我不知道這段時間我是如何度過的,少了那個單薄的身形,嚼蠟的對白,我的生活突然變得怪怪的。

踏著疲憊的步伐,街燈掩映下,一個熟悉人影擋在我的面前。

白皙瘦長的臉上,有三道弧,兩道是眼睛,一道是嘴唇。

下一秒我把來人摟進懷裡,他沒有掙扎,反而靠在我的肩頭,兩條細細的手臂環住我的腰。

“送我回家好嗎 ?”

 




PS

一直覺得我米是溫和腹黑大叔攻,絕不是溫軟懦弱受。

就算他年紀大又退役,也不是別人墊腳石,更當不起偶像,他只是刻苦努力的平凡人,給他個安寧歲月吧。



TBC

评论(10)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