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開

腦殘粉兼蠢蛋,很想離開

© 陌上花開
Powered by LOFTER

[BK+木耳]Heartbreaker(Chp.21-25)

九爷你不靠谱:

真心虚啊- -这已经是最后存货了。。。。这文我只补了1章出来

就是还没有发的Chp.26= =

这两天烦心事情真多- -码字特别不顺利!

但是好消息是我看了一篇巨——————好看的文,挑文比挑老公还难的我能找到一篇能一晚上熬夜看完欲罢不能的文历史上也只出现过一次,这是第二次。

于是应该还是有点小动力继续码字的!

不过这文里Hanna的问题我始终还是没有确定下来,这是没有改过的版本,如果众位【有那么多么】你们觉得有啥好的想法可以跟我讲啊....救救我啊,我不想再写那么狗血了。【喂

=======================

Chapter 21

“你不如告诉我你和他上过床了!”Mesut Oezil啪的一下合上电脑,“我不想听其他那些鬼话。”义愤填膺地走到衣架便取了外套,他又转过头来,“请问什么叫做‘听他说了很多关于Hanna的事情之后只是把他带回公寓安置在床上’?Ballack先生不如你来解释一下?”

“喂,Mesut,Micha也是有节操的。”Thomas站在一旁抱着手臂为Michael申辩道。

“节操是啥?可以当欧元花么?对了,Thomas,你准备好工具了吗?今天Klose要去Pierce花店和老板商谈,车子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正在穿外套的Mesut突然停下动作,转过头来虚起大眼睛盯着Michael,“嘿,等等……Micha,你应该还有没告诉我们的部分吧?”

噗——

嘴里含着的一口咖啡就这么呈雾化状喷了出来,Michael Ballack此刻正在狼狈地擦着嘴:这小子!这是来自母星的第七感吗?!

“小小年纪,不要把世界看得那么阴暗。”

“那你怎么解释给他听的?”

“他醒了就走了。”

“——我知道你的信用卡密码。”

“好好好!我说实话!”Michael随后清了清嗓子,“他叫醒了我然后确认这里是哪里,我跟他讲了一句早安然后就又睡了,”看见Mesut的脸色没有好转,Michael连忙加了一句:“你也知道昨晚陪着他又喝了不少!”

“——我也知道Thomas的信用卡密码。”

“关我什么事?!”[阿九乱入:我觉得2娃此刻的表情应该是这个]

“那这就是实话2.0版本了,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摊手作无所谓状的Michael直接无视掉了想要冲过来掐他脖子的Thomas Muller.

“——我知道你家里的保全密码。”

“……”

许久,Thomas Muller打断了整个房间的沉寂:“Micha,我看,你还是告诉我们实话吧。”

万不得已,只有使出杀手锏了。

“Mesut,我认识Aaron Hunt先生。”

“我去找Podolski先生确认事情的进展,Thomas顺路送我过去吧,我们走。”Mesut脱口就出,似乎刚刚他和Michael之间的对话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Thomas见状赶紧拿上外套跟着跑了出去,留下一句Micha你别忘了和Klose先生保持联系就跑出了门。

“保持联系……这下联系就多了。”

……

“让我来告诉你吧。”坐直身子,Michael也没有在意自己还裸着上半身,“昨晚——”

“好了我知道了,什么都没发生——你的眼睛这么告诉我的。”

“那我的眼睛还告诉你了些什么?”拼命地冲着Miro使眼色,Michael Ballack突然发觉自己有些幼稚。

“没了。”

“难道它们没告诉你昨晚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不要说那种有歧义的句子。”Miro提醒道,“另外,我的公主,咱们都同床共枕过了,哪还会在意昨晚我趁着酒劲对你做了什么?”扣好最后一颗纽扣,Miro站了起来立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Michael,“今天上午要跟花商见面,下午还要和Hanna一起去看订好的婚礼会场。现在快10点了,你都不用着急地起床去上班么?”

“你不记得昨晚我告诉你我的职业是什么了么?”

“那……就是没职业的意思吧?”

“不记得算了,反正我很闲。”

“可不能这么满身酒气地出门啊……”呆立了半晌的Miro又颓然地坐回到床边,手中拿着昨晚穿的外套,眉毛都快拧在一起了。

“穿我的吧。”提出建议的Michael抬起手臂指出了衣帽间的所在,“你这小身板,第二个衣柜里右边数的第三件吧,那件我穿不了了。”Miroslav Klose狐疑地盯着他看了几秒,最终还是抬腿站了起来往他指的方向走去,“结婚真是麻烦啊,为了一句‘我愿意’,就得这么忙前忙后地折腾,请了婚礼策划师也没给你减轻多少负担吧,多少事情还是得亲力亲为。”一面提高音量感叹着结婚的繁琐一面又仰面躺回了床上,Michael Ballack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直地看着天花板。

“我乐意。”听到声音从衣帽间里传出来,Michael换了个方向躺着,这样的话勉强可以看到那个身影。

“你……”终于又将视线重新定格在Miro身上,Michael拿捏着接下来要说的话,因为他知道对方是个聪明人,“其实还是没谱的吧。对于这婚礼。”

果然,话一出口,那个正在衣柜里翻找外套的身影停了下来。沉默不语正在侵蚀这两个连在一起的房间,整个画面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画面中的人谁都没有发出声音。

“这是我昨晚告诉你的么……”久久不语的Miro终于说出了一个完整的句子,但这句子似乎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力气,至此没了下文,只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按理说自己只要让Klose确认他自己对这婚礼心里没底就行了,然后再彻底摧垮他对婚礼的信心,并且开始怀疑对Hanna的感情……甚至还不用上演自己勾引男人的戏码这个任务可能就会圆满完成。

但是,Michael看着那个背影却半天说不出话,因为刚刚那一声叹息好像一阵轻柔却冰冷的风直接吹进了他的胸腔里,在那里面折腾了一阵,终于被他自己的血液重新温暖。

但是那个背影还是冷冰冰的。

有那么一瞬间,虽然仅仅是一瞬,他产生了想要温暖那个背影的想法。

“要我开车送你回公寓取车么,我正好要去上班。”

……

结束回想,Michael顺着沙发仰头便躺了下去。

这会儿可能正在见花商吧,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Michael不想否认自己正打心底里期待着这个电话。百无聊赖地翻看着Mesut昨晚修改好的计划文书,Michael不时地瞄向咖啡桌上的手机。

许久,手机铃声终于响起,在心里默数5下MichaelBallack才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懒洋洋地道:“你好。”

“Micha,是我,Klose.”

“Miro,有什么事吗?”

“出了些问题,我觉得自己快要方寸大乱了。”

“出什么事了,怎么慌成这样?”

“我见完花商,出来就发现车子爆胎了,就在刚刚Hanna突然联系我说她的婚纱出了问题,让我赶紧和她一起过去,随后婚礼会场的主管告诉我说布置会场的设计图被掉包成了儿童生日派对,也让我赶紧过去——Poldolski先生的手机也打不通,天呐,太混乱了。”

满意的笑容蔓延到眼角,Michael Ballack摸摸鼻头回答道:“附近没有修车的地方吗?”

“没有,这里连出租车都没有!我快疯了——车子莫名其妙的就爆胎了!而且还是两只轮胎!所以……Micha……”

“告诉我你在哪,我这就过来。”

 

Chapter 22

“Mesut,你们那边这么快?Hanna快过去了,通知你一声。”走向停车场的同时不忘拨通Mesut Oezil的电话,“咱们人手不够了,你让Thomas打电话叫他那个发小出来。”

“知道了,我现在正准备帮他们订机票——什么发小?”

“Mesut你动作太快了,小心订票时间不要穿帮了。发小就是那个阔脸娃。”

“Toni Kroos?!”Mesut的音量陡然拔高,Michael连忙将听筒从耳边拿开,“干嘛要叫他?”

“跟你说了人手不够,你上回不是跟Klose打过照面了吗。”

“叫Marko和Sami出来也行啊!”

“得了,不要把你的后宫搬出来。就这么说定了,让Thomas去接Toni,然后直接开去会场,以及那边庄园的人事经理你联系过了?”

“联、系、过、了。”

这就是所谓“一万个不愿意”的声音。Michael心里想着,嘴角却牵起了一个笑容,这个孩子还真有趣。

“那他们提到设计图纸的问题没有?”

“Thomas出品,焉能有误。”

“虽然我相信你,但我还是要多问一句,你教会Lucas Podolski该怎么忽悠人了吗?”

“你究竟跟他谈好没有?他怎么还是一副想宰了我的模样?并且他死活不愿意,说那是职业道德是底线,所以我只好答应他我亲自出马了。”

“擦——那小子,昨天还那么感性,公私太分明了。那么这样,因为我也不确定Klose到底陪不陪Hanna,所以如果你看到Klose也一起进来了那就立马让Podolski上,管他什么职业道德不道德的,就用Schweinsteiger威胁他,你看着办。”

“……你怎么不威胁他试试?!他的存在对我来说就已经是个威胁了,你绝对不知道他看我的眼神是什么样的!”

“成败在此一举,担起重任啊Mesut,我看好你哟!”

“看好你大爷啊!”狂吼完这么一句Mesut便掐断了电话。

收起电话的Michael脸上的笑意没有减退一丝一毫:有趣的孩子总是能让人放心。

一路上没有松过油门,不过所幸也没有遇到红灯——又是这么天诛,噢不,天助我也。

远远的看见花店招牌Michael就降低车速打了转弯灯向路边靠去,果然在不远的地方就看见靠在车门边看手机的Miroslav Klose,神色怎样虽然看不清楚,不过看他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扭头看看街道的模样就知道现在一定很慌张。

靠边停好车,Michael抬头对着后视镜理了理头发,心想到不对不对我干嘛打扮地这么正儿八经应该随意一点才对,于是又将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揉得更乱:这样才能符合着急赶来的状态。

打开车门前,Michael又转头通过挡风玻璃看了一眼街边的Klose,嘴角的笑意稍稍出卖了他现在的心境——是的,有些狗腿。

此刻的Michael Ballack大概已经傻了吧。他大概已经不记得自己“执行任务”时可从没在意过自己的模样了。因为他总是胸有成竹的走向对方,随后将自己那独特的气场笼罩在对方身上。和目标人物见面时出落得文质彬彬又怎样?流里流气又怎样?深沉腹黑又怎样?他的独到之处是总能用自己那透着霸道之气的言行将对方揽进自己的范围以内,随后一步步攻陷。许多目标人物终究不会缠着他而是向前看也正是这个原因:她们都明白,这个男人不能驾驭。

只是当第一抹狗腿笑容出现在Michael Ballack看向Miroslav Klose的脸上时,这个“不能被驾驭的男人”的称号大概就要加上限定词汇了。

“嘿,Micha,这里。”Miro看到他之后怔了半秒,随即便冲他招手,“我已经打过电话给汽修公司了,不过他们过会儿才能到——你居然比他们还快。”

“运气不错,在市区没遇到红灯。”

“真的没有打扰到你的工作吗?”Michael耸着肩膀摇摇头说反正我的工作也只是徒有虚名,“不过,Micha你的头发怎么乱成这样,甚至比早上还乱。”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儿,”撇了一眼Miro手中的手机,Michael转移开了话题,“到底出了些什么事?”

“首先是Hanna的婚纱,她在电话那边很焦急,只是说婚纱出了非常严重的问题,然后不久前婚礼会场所在山庄的经理打电话告诉我他们收到的会场布置图变成了儿童生日派对——噢还有如你所见,”Miro往车头走了几步伸手指向轮胎,“靠外一侧的两只轮胎全部爆胎,这一定是谁的恶作剧。”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还算平静。”Michael笑着拍上了Miro的肩膀,“那待会儿我们去哪?”

“Hanna已经赶去查看婚纱了,我想大概不能和我一起去会场了,只好麻烦你陪我走一趟了,希望没有给你添麻烦。”

“身上都还穿着我的外套呢,还什么‘希望没有给你添麻烦’,不觉得这话说得太不够朋友了吗?”

听到这句话,面前的Miroslav Klose突然笑了。

是的,他笑了。

可是,他并没有哈哈哈地大笑着拍上Michael的肩膀说咱们不是朋友咱们是哥们儿,也没有哈哈哈地大笑着推搡Michael说谁跟你是朋友才认识你几天啊别得意忘形了,更没有哈哈哈地大笑着吐槽Michael说你就惦记着你这件儿外套的吧……

他只是笑了,什么都没说。

笑得波澜不惊。

就好像心间突然绽开出一朵鲜花的惊喜感直击Michael Ballack整个人。

他突然害羞起来,担心自己是不是说了很露骨的话,也有些紧张,担心Miro会不会觉得他这么说很可笑,当然最突然的就是心中那一丝回甜的错觉,他担心自己没办法解释这种转瞬即逝的感觉。

温情的场景突然被一声鸣笛打断。

出于任务需要,这样的打断让Michael Ballack很有捏拳头的冲动,不过出于个人,这样的打断他也不能容忍。从鼻子底下哼了一口气以示不满的同时开关车门的声音也悉数传入耳中,他正欲抬头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打断了刚刚如此温情的场景,熟悉声音的传来却将他推至谷底。

“Miro?”

“Hanna你怎么来了?”

 

Chapter 23

无论Michael Ballack之前是否做过设想,此时此刻的场景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不过,有一点倒是和他们的计划相似,那就是现在Michael正开着车往婚礼会场的庄园去。和计划出入很大的地方在于,副驾驶座没有人,本该坐在那里的Miroslav Klose现在正坐在前面的车里,而那辆白色Audi的车主名叫Hanna Voller.

在看到Hanna的第一眼Michael就在脑中翻了无数个白眼:我一定是抬头的方式不对,一定是的。

不过事情的进展在Hanna问清事情并让Klose直接上她的车之后出现了转机,那个Klose邀请Michael和他们一起赶去庄园。尔后Michael发誓他绝对看到Hanna在车里瞪大了眼睛用接近崩溃的表情说了一个词:什么?!不过还好那只是做做口型。

于是就这样,Michael和他们一起上了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一次完全抛开了疑问句语气,听筒那边的Mesut愣了半天也没有开口,“我不会再问一次。”

“Voller小姐她……很干脆地就……答应了……”

“可她为什么突然赶过来了?”Mesut的回答稍稍有些出乎Michael的意外,语气也缓和下来,“从策划公司到这里至少也得比我慢15分钟,我和她几乎前后脚到的花店门口。”

“她……根本没来公司。”

“啥?”

“她在路上又一次打电话过来问婚纱的情况,于是我就把那婚纱往死里说,说婚纱损毁严重,几乎没有可能重新修补好,最好的办法就是现在飞去法国重新定制一套。以为这样她能更加焦急地赶过来……没想到她只是在那边顿了顿,随后就爽快地答应了。”

“你现在赶紧查查Hanna跟你结束电话后的通话记录。”

“可我正在——”

“现在。”

Michael Ballack自以为帅气地挂断了电话,然而他却错过了一个足以让他提早结束这个任务的重要情报。当然,如果他知道了这个情报,那么我们大可拆了戏台子然后大家各自退散,所以如此重要并且几乎能扭转乾坤的一个消息就这么从他身边溜走,渣都不剩。

此刻的Michael Ballack开着车,脑子里在琢磨Hanna Voller如此爽快地答应飞去法国重新量体裁衣到底是为了什么?通话记录一定有信息,不过在此之前需要搞清楚她为何如此反常——重新定制婚纱,按照Hanna的性格她当然不会愿意用其他的婚纱凑合着结婚,所以重新定制婚纱是没跑的,但是为什么会这么干脆甚至干脆到连需要花多长时间以及会不会耽误婚期都不在乎了?因为重新定制婚纱最容易搞砸的就是——五天后的婚礼。

“婚礼……”

……

“Micha,你觉得这里怎么样?”一下车Hanna便急冲冲地往台阶走去,连正眼都没有看Michael,完完全全的无视。倒是Miroslav Klose走向打量四周的Michael Ballack,并询问他的意见。

“真遗憾我没能早认识你,否则我也会收到这美丽庄园的婚礼请帖。”摆着一副“没收到请帖就不能出席婚礼好遗憾啊”的表情,Michael第二次觉得自己幼稚之极。

“你在开玩笑吧?”

“当然。”拍了拍Miro的肩膀,Michael冲着他使眼色道:“别忘了这是我的外套。”听到这话的Miro低头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一直惦记着这外套,经历了刚刚“波澜不惊一笑”事件后MichaelBallack觉得自己应该对Miroslav Klose先生的笑容有所回拒——不过他正好想到一个好主意,于是这样的回拒似乎也能变得理所应当。想到此处,Michael说道Miro你快去吧Hanna小姐正在等着你后便转身抬脚离开。

“嘿,Micha你去哪?”身后的Miro连忙叫住他。当然这是又一个理所应当。

“你们应该有急事要处理,我四处去逛逛,顺带帮你去考察一下会场周围布置的情况。”见Miro点了头才走过去和Hanna汇合,Michael连忙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后院走,一面拿出手机拨出了Thomas Muller的电话,“Thomas,是我,你们在哪里?”

……

远远看见两个穿着侍者服往这边走来的年轻人Michael Ballack顿时怔在了原地,好不容易忍住了笑却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手,迅速掏出手机,唰唰唰地连拍三张,随后满意地将手机收回口袋,脸上还挂着一个欠揍的笑容。

虽然他见过Thomas的各种变装,但从没觉得他抹着满头发蜡梳着大背头能如此滑稽——Toni Kroos还是本色出演,也对,本来就是客串嘉宾,何必要遮遮掩掩呢?

“Micha,你知道我有超过20种方法可以删了那照片。”Thomas顶着大背头严肃地警告道,眼神里噼里啪啦地传递着“你敢把那照片给Mesut看我就跟你没完”的信息。

“喏,Micha,给你。”打过招呼后ToniKroos将一个入耳式无线耳麦递给他,随后还帮他安装了装有微型麦克风的袖扣——当然这一切都是在Thomas和他在进行眼神交流的时候完成的。

激烈的眼神交流在Michael弯着嘴角看向ToniKroos后戛然而止,Thomas当然能明白他的意思——作为MesutOezil的学弟,Toni Kroos能做的却不仅仅是做预算和写计划:他也懂计算机。Michael Ballack无数次在Mesut抱怨工作时间太长报酬太少的时候提示他说你不干也行反正我们还有一个叫做Toni Kroos的后备人才并且那小子不计较工时不计较工资一心只想着向ThomasMuller请教写程式的秘籍,结果永远是Mesut一声不吭地拿起电脑默默走进书房并且一坐就是一个通宵。

几次过后Mesut就再也不提工时和工资的问题了,连带的他也不会轻易提起Toni Kroos这个名字,以至于他一直不知道Toni已经找到了一份CFO第二助理的工作。

这是题外话,暂且按下不表。

Thomas明白了Michael的用意后便直接断开了眼神交流,死活不再看他。待到Toni已经安装完微型麦克风后才重新转回头来,语气已经恢复正常:“Micha,你有什么计划?”

Michael勾勾手指头让两个年轻人靠拢过来,低声道:“蓝纹奶酪。”仅仅是一瞬间Toni Kroos的脸便垮了下来——Michael实在很想忽略掉他这崩溃的表情,于是咬着牙继续解释道:“Klose不喜欢那味道,然而Hanna喜欢。”

“婚礼上又不会提供蓝纹奶酪……她就算喜欢也会分个主次吧,他们是来解决会场设计图问题的吧?!”

“承担重任啊Thomas,我看好你哟!”Michael看出了Thomas眼中隐藏的那句“看好你大爷”,但他可不是Mesut,于是愤怒在脸上辗转,终于活动到了眼睛的部位——好一个强烈的白眼!

“Klose先生好悲剧……Voller小姐居然喜欢蓝纹奶酪。”Toni感同身受地喃喃道,Michael看在眼里的同时掐着自己的大腿才没让自己笑出声:这孩子还是那么有趣。

“觉得他悲剧那就赶紧开动脑筋去行动,好让大爷我去拯救他。”

 

Chapter 24

“Michael Ballack算你走运,我端出蓝纹奶酪的时候那个人事经理居然笑了还叫我赶紧拿给经理,说是知道Voller小姐喜欢蓝纹奶酪,打算送过去赔罪。你赶紧到办公室门口待命吧,待会儿Klose先生就要被熏出来了。”

嘴角微微弯起一阵幅度,Michael Ballack松了松衬衣领口,迈出步子便往位于二楼的经理办公室走去。

虽说这里是个庄园,但早就被改装成了对外开放的酒店,还好现在是度假淡季,除了一些外国游客就没其他人了。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大厅的装饰,Michael脚下的步子很慢,但却更像是每一步都是计划好的一样——因为他“散步”到二楼的时候“恰巧”就遇到了正开门出来的Klose先生。

“Micha,你在这儿。”

“嗯?啊,走着走着就到这里来了,事情谈完了吗?”见Miro摇了摇头,面色有些尴尬,Michael咂咂嘴,“要不要去园子里走走?我刚从那边回来,空气棒极了。”

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前戏,其实这一幕还是很深入人心的。

Michael并肩和Miro走在一起,背着手,保持着脚下步子的频率——Miro则是随意地将双臂垂在两侧,时不时抬起手臂指向一个位置并向Michael介绍各种风景。

如果真的没有委托,没有计划,没有Rudi Voller,没有Hanna Voller,Michael Ballack觉得此刻的Miroslav Klose很有诗意,那种富有诗意一般的美丽。对于这个充满低调色彩的周遭环境而言,身旁这家伙脸上的笑意好像有能扫除一切阴霾的力量——

突然间愣在原地,Michael Ballack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得出这家伙是阳光的狗血结论了。猛拍脑门:清醒!Michael Ballack清醒!他是个男人!不是阳光!

走在前面的Miroslav Klose转过身来见他如此动作着实被吓得不轻,小心翼翼走过来颤颤巍巍地问道:“Micha,你……还好吧?”

脸上写满尴尬的Michael连忙抬头解释道:“一阵冷风蹿进去,我一个激灵,结果……”说着还指了指自己松开的领口,“看来得赶紧扣上。”解释完毕连忙抓上领口企图扣上那颗扣子,平日里松领口成习惯的Michael Ballack从未这么恨自己怎么就扣不上那颗该死的纽扣了?!

这时一双手覆了过来,拍开了他自己的爪子,一只手拉过领口,另一只手则将纽扣往扣眼里送——Michael绝望地发现扣好领口的自己似乎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咳咳,谢谢。”假装咳嗽将头偏到一边,正好也能将整个身子侧到一边,“那个,布置会场的事情怎么样了?”

“应该圆满解决了吧,在路上我就麻烦设计师重新传了一份到我的邮箱里,现在庄园那边也拿到正确的拷贝了。似乎是因为同名被替换了。”

“那么,Hanna小姐的婚纱呢,这个也解决了?”

“这个……”说到此处的Miro脸上又露出尴尬的神色,“这个事情还挺麻烦的。”

“噢?怎么麻烦了?”

“她明天一早就飞去法国,重新定做。”

“不能按照设计师保留的尺寸重新做吗?非得亲自去?”

Miro无奈地耸耸肩,“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这个婚纱一直是Hanna梦寐以求的结婚礼物,我想她这么执意去法国也应该有她的考虑。确保万无一失,对吧?”Michael能感觉到他的失落,不过他什么都不能说——其实也不太好说什么。

“那么,Hanna不在的这几天你要一个人应付婚礼的准备了?”

“是的,不过还好有Podolski先生帮我。”

“他能处处帮到你的话你现在也不至于在这里了。”Michael一针见血地指出,“我来帮你吧,Hanna那份工作可以交给我来做,这样至少不会耽误进程。”

“Micha?”似是不相信一般,Miro带着笑意用类似于“你是认真的吗”的语气念叨了一遍他的名字。

“你不信?”

“我当然信……不过,Hanna那份,你能做吗?”好小子你倒是先拒绝一下啊!这么顺其自然地就接受!“她要联系伴娘和娘家人,并且还要处理宾客名单,你确定可以?”

“那我们换吧,我做你那份,你做她那份。”

“得了得了,总之我要准备的事情比较多,不如你就专心帮我吧,两个人一起效率也高。”

求之不得!

谁要去联系Teresa那个暧昧的闺蜜,谁要去联系Rudi那只老狐狸,哼!

如果Miroslav Klose真的让MichaelBallack接下了Hanna负责的工作,那么等他联系过闺蜜小姐和恩师之后我们也就可以拆戏台子各自退散了,不过这是后话。

两人没继续走出几步Hanna的电话便来了,说她已经和经理谈妥,现在马上就得赶回城里。挂断电话的Miroslav Klose看起来有些惆怅,Michael不太清楚这样的惆怅是因为什么,然而奇怪的是这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担心婚礼可能来不及的潜在危机——是两人对于时间太过自信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并肩快步原路返回的两人并没有太多的话。

直到和Miro分开向自己的车走去的时候,Michael突然听到一声叹息——他甚至不确定这是叹息还是仅仅是一阵风声。不过,无论是叹息还是风声,它都一定来自那个走向车门的背影。

这一点他很确定。

 

Chapter  25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6点的闹钟划破了清晨的宁静——就算是任务,Michael Ballack也有大概3年没有起来过这么早了。

从乱成一团的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着闹钟。

啪嗒一下,声音停止了,整个房间重归平静。

“Micha,”这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好耳熟……被窝里的Michael几乎瞬间就清醒了过来,这是自己的公寓没错把?“快……起床吧……”

“Tho……Thomas?”试探性地叫出名字,Michael伸出头环视四周,“你……在哪?”

“床尾啊……啊!干嘛踹我!”

“你怎么在这儿?!”

“你干嘛双手护胸一副像是被我占了便宜的受伤模样……”Thomas Muller赤裸着上半身坐起来,抓抓脸,眼神还有些朦胧。

“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在这儿?”

“Mesut交待的,他说怕你起不来,让我监督。”

“你就‘这么’监督的?!”

“我3点才过来的,本想守着你睡的,但是实在太困了……”

“你昨晚干嘛去了?”原本想问“你怎么进来的”,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多余的必要。

“Toni问了我几个MATLAB的问题,于是就弄到这么晚了。”

“滚回你公寓洗澡,然后过来做早饭。”

昨晚他的确是早早就回家了,因为Hanna字里行间都透着“我不欢迎你也不想让你跟我们共进晚餐”的意思,于是他也只有自个儿回家了。

至于今天早上之所以要这么早起来是因为他要和Miroslav Klose一同前去为亲友预定的酒店考察。拜Thomas所赐,酒店房间的预定状况当然出了问题,并且还是在电话里讲不清楚的一些问题。于是可怜的Klose先生又只有亲自前去解决,因为Podolski先生今天没有空,Schweinsteiger先生已经于昨晚先行去了巴黎。

这些当然都不是巧合,按下不表。

轰隆轰隆。

几声闷雷打断了大脑正在放空中的Michael,他走到窗边撩开了深色窗帘。或许太久没有在这个时间起过床了,他都不知道这个时间的天空到底应该是什么颜色了。不过,此刻的天边正染着浓稠的灰色。

“据说今天有暴雨。”Thomas以光速回到他的公寓,头发还湿漉漉地滴着水,看他着急的模样应该是怕自己又睡过去吧……这苦命孩子。

“真少见。”随口回应着,Michael Ballack迅速从沙发上的外套里摸出手机,开始搜索酒店附近的天气状况,“果然,酒店那边也有雨。”

……

“嘿!Micha,你不吃早饭了吗?”看见从浴室出来的Michael Ballack正在匆匆穿戴,Thomas围着围腰问道,“噢别这样,是法式吐司!我亲自做的!”

“那就更不吃了。”拿上外套离开公寓之前对着Thomas做了一脸怪相,随后带着淡淡的笑容出了门。

——Klose先生的车还在维修厂的车库。

……

一个小时后,Michael Ballack坐在车里,望着前方出神。

Hanna来过电话了,就在她登机之前。准确的说是在Klose先生在检票口外的目送下拨出的这通电话。

-几乎是10年前,你毁了我人生中第一份来自于爱情的幸福。

雷声继续轰隆,豌豆大的雨点开始啪啪啪地砸上挡风玻璃,窗外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当然是因为如注的倾盆大雨。

-你还想10年之后继续这么对我吗?

雨点落到地面上发出的声音因为车窗的缘故被抑制得一点都不真切。

-不要出现在Miro身边。

降下车窗,任凭瓢泼的大雨从车窗降下的一丝空隙里倾注进来,整个耳腔内终于被哗哗哗哗哗的雨声所充斥。

-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侵入车厢的雨水滚落在了他举着电话的右手衣袖上,浸出一片水渍。将手机换到另一只手上,恰好听见了来自Hanna的最后一句话。

-Miro会直接从机场赶去酒店。

没来得及道一声再见Hanna便挂断了电话,连一句话的时间都不给他。Michael犹豫起来,这时候他应该厚着脸皮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打电话给MiroslavKlose,然后问他为什么我在你公寓楼下等了一个小时都不见你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需不需要我帮忙。

手机还握在手里举在耳边,久到连挂断的忙音都已经停止了,Michael Ballack却仍然没有放下手臂。他有些犹豫,是不是该打给Klose……

犹豫的原因,似乎有点说不清道不明。

此时,手中的机器开始震动,Michael垂下手臂将手机放到面前。

是一通来电。

Michael苦笑,这可如何是好。

“Miro.”声音略显低沉,他自己都拿捏不好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来应对这通电话。

“Micha?你还好吧?”

“还活着。”半开玩笑似的回答道,“你已经到酒店了吗?”Michael也没有在意这样问会不会显得很奇怪,Hanna既然说了Klose会从机场直接赶到酒店,那么她就应该有十足的理由让Klose这么做。

在这一点上Michael Ballack突然不想拐弯抹角。

“怎么会?”Klose在电话那边惊呼,“昨晚约好了在XXX广场碰面,然后一起去酒店找那经理理论预定房间的问题。你不是要放我鸽子吧?”

电话这头的Michael Ballack惊得说不出话来:难道Hanna骗自己?

不不不,不对,Klose的确是去送她了才对,可又怎会……

“我已经到广场附近了,开的Hanna的车。” Miro没有继续纠结于这个问题,似是知道Micha不会放他鸽子一般,“你开车了吗?”

鬼使神差的,明明自己想开着车去接他——“当然没有,我这就过来。”

“雨很大啊,你打个车过来,或是告诉我在哪啊——”

“这点毛毛雨,不算什么!”

说完这话就挂断手机并冲出车厢的Michael Ballack当然不会知道电话那头的Miroslav Klose的嘴形分明是在说:你是脑残吗你?!

要说Michael Ballack他真脑残了吗?其实不然,这只是他从课外读物里学到的一点小计谋。据说在遥远的东方,这个计谋名叫苦肉计。自己就这么淋着雨过去Klose肯定会心怀愧疚,随后一切事情都好说。

不过据当事人事后回忆,他的确没想到真的能够“苦肉”到,毕竟自己挺健壮的不是?


评论
热度(16)
  1. 陌上花開九爷你不靠谱 转载了此文字